当前位置:欧足网络旅游镇北堡西部影城好玩吗 镇北堡西部影城值得去吗
镇北堡西部影城好玩吗 镇北堡西部影城值得去吗
2022-06-21

镇北堡西部影城对于不少游客来说名字很陌生,但是如果知道这里是拍摄大话西游的取景地的时候,一定会非常熟悉了,大漠城楼等场景映入脑海,给游客带来无限美好的遐想空间。

镇北堡一般的游览顺序是这样:进大门,先玩右手边的明城,然后往老银川一条街,最后玩清城,玩完原路出来,先去明城。

这样的场景,让你想到什么?西域,骆驼,刀客,黄沙,戈壁上孤零零的客栈……

这片塔林,是拍摄电影《嘎达梅林》时搭建的场景。

黄泥的骆驼,看起来也栩栩如生。

月亮门是电影《红高粱》的主要场景,之后也有很多电影在这里取景,如《大话西游》、《书剑恩仇录》、《绝地苍狼》等,可谓大名鼎鼎。

进入月亮门,下坡,就正式进入了明城的范围。

这是一间陈列着古老农具的屋子,里面的陈设,我似认识非认识,叫不上名来。

这个好像是纺线用的?

红高粱中,九儿家的酒坊。

老式的作坊里,还正在酿着高粱酒,自驾的游客,可以带几坛子回去。

窗台上,排列整齐的酒瓮,最里面还有个柜台,专门卖酒。

院子里的墙上,贴着当年的电影剧照,这样的小屋很多,可以根据电影剧本的需要,随时改头换面。

这高高的黄土墙,是遗址廊。

镇北堡不是后来造起来的。而是当时,确实有这样两座残破的堡子存在。

明弘治年间,镇北堡是当时的边防要塞,属宁夏右屯卫;清乾隆五年,宁夏发生大地震,震毁镇北堡,就在距镇北堡不远的地方修筑新堡,为“镇南堡”——这就是现在的明城和清城的前身。

1969年,在劳改农场的张贤亮(很多80、90后可能不知道他是谁,但是40、50、60后,甚至是爱阅读的70后们,会知道。我很小的时候,就看过他的小说)发现了镇北堡,他说:当时看过去,这断壁颓垣,在阳光下,竟给人一种金碧辉煌的感觉……后来他调到宁夏文联工作,就把镇北堡推荐给一些剧组拍戏。1993年,张贤亮创办了镇北堡西部影视城,一直到1998年之前,堡里还住着22户牧民。

断墙外,就是“雁门关”,铜制的士兵和战马整齐排列,旗帜在风中猎猎作响,你别说,我真的找到了一点站在雁门关上时的感觉。

摘一点12年游山西,关于雁门关的描写:

“车子从大同过来的时候,翻越雁门山,峰峦叠嶂,延绵起伏。那时就在感慨,冷兵器时代,雁门关,它就是阻挡外敌的有力屏障啊。

站在城楼上四望,往里看,便是中原的大好河山。雁门关自古就是胡汉厮杀的战场,从早期的匈奴、鲜卑、突厥,到后来的契丹、女真和蒙古等北方游牧民族,都先后与汉王朝在此进行过许多次战争。雁门关上,留下过李牧,卫青,霍去病,李广,薛仁贵,徐达等历史上熠熠生辉的名将们的身影。

司机说,雁门关之所以叫雁门关,是因为这里地势险峻,连大雁也飞不过去。小时候读过《雁门太守行》:黑云压城城欲摧,甲光向日金鳞开。角声满天秋色里,塞上胭脂凝夜紫……塞外的豪迈苍凉雄阔,跃然纸上。”

继续往前走,龙门客栈到了。

从明城出去,前往老银川一条街。

这是路上,当年根据张贤亮的小说《灵与肉》改编的电影《牧马人》的拍摄点。

走进去,都是上世纪二三十年代的风貌,那时候的商号,都是叫某某盛,某某昌,某某泰……

一家老的理发店,一半是店堂,一半是住房,一目了然,老式的宁夏银行,原来是这样的,游客很少,街上的店铺有些也关着,看上去很是冷寂。不过好在有大太阳中和了这种清冷。

这家书店的门口,还有个代写书信的桌子。偷偷笑,如果穿越回那时候,我坐在这摊子后面,只怕也能混到一口饭吃吧。

廊柱下的喇嘛花,开得姹紫嫣红,一家旧式的日用洗化店,有花露水,面霜的最早的广告。

走累了,看到路边有家咖啡店,进去要杯抹茶沙冰,歇歇脚,继续往前走,就是清城了。

这个城门,这样看平淡无奇,等到了背面就知道了。

拍了一会我就奇怪,这红衣妹子怎么老站在这里不动呢?再一看,是个雕塑!这可也带应景了吧,连口罩都不缺。

回头看,这就是至尊宝和紫霞仙子站立的城门,也不知道这俩人,还要在这站几万年?

老街边的绣楼,估计在拍电影的时候,肯定也担任着抛绣球,比武招亲……等的重任。

看到这栋建筑,感觉好像到了拉萨,牛魔王的府邸。看起来,有点寒酸。

走进去倒很喜庆,大红的绸子挂满了,好像马上就要办喜事,院子里的小门进去就是后花园,几棵假花开得正热闹。

不过摆放的这些家具,都是正儿八经的老古董。房间里有张千功拔步床,按现在的价格,值近300万人民币……都是从以前民间的大富之家收集来的。

这是摆在博物馆里的雕花大床,旧时女儿出嫁,陪嫁里最有分量的家具。通常称“千功床”,怎么解释?就是一个手艺精湛的匠人,也要花三年时间才能打造完工。

说是床,但其实看过去,跟一个小型套间也没什么区别。

张贤亮,1936年12月生于南京,祖籍江苏盱眙。1957年在“反右运动”中因发表诗歌《大风歌》被划为“右派分子”,押送农场“劳动改造” 长达22年。平反恢复名誉后,重新执笔后创作小说、散文、评论、电影剧本,是中国当代重要作家之一,曾担任宁夏文联主席。

他的小说很多,有兴趣的童鞋请自行百度阅读,这里就不多说了。

这里是他当初的居室。

谈笑有鸿儒,往来有白丁,其实也挺好。红尘和世俗,也有其动人之处。

广场一角的盘丝洞,大太阳下,看上去,一点也不妖艳诡异,我失笑起来。

盘丝洞里面不大,曲曲折折的,走进去,无非就是半空挂着个白衣长发的鬼,角落里堆着几个骷髅头,一抬头,树上有人冲你伸着舌头。

没啥。

门口这两排枯树,如果换成傍晚,喷点干冰雾气,似乎就有点电影里的妖精要来了的感觉了,参观完,出来,清城的城墙。

也有人玩过镇北堡后,说一点意思都没有,我是觉得还蛮不错的,毕竟我之前逛过的影城,和这里的广袤苍凉冷寂的西北风格,是截然不同的。

还有一点,镇北堡不是后来凭空造起来的,而是从明代起,就一直有这样一座作为军事要塞的城堡存在,到清代,又增加一座,游客所看到的夯土城墙,四角已经破旧的敌台,几乎都是原来的样子。

包括我后来去的水洞沟,虽然是个景点,但里面也有明长城,和几个明代的藏兵洞,保存依旧十分完好,这也是银川的神奇之处了。

欧足网络    手机版    网站地图    QQ号:1587901230